給台大募資登山的同學們的領導課 – 用道歉來結尾

昨天有一則新聞,引起了很大的討論,就是有五十名台大學生,為了他們的登山計劃,上網來作群眾募資,希望能募到五十萬元。

新聞連結:
台大生爬山募資 挨轟「自己不會出錢?」

原始募資連結已經撤下,網友好心做了備份:
https://photos.google.com/share/AF1QipOpH_PERrvRLA4u1ymdeuVHXIRfcW3I7jyn1r-VpwolhjzrlltnJBxVTmuh53whcQ?key=emNxUHVYS2k3ZGJtdUtiZUpLTFNmdU1TU0tFbXRR

而這個募資案,自然而然的遭到網路上一片罵聲,”自己登山幹嘛要跟別人要錢” “比國小學生辦活動賺畢業旅費還不如” 之類的批評大量出現,也是可想而知的。整個活動,進行到現在,就像是一場災難。

平心而論,我覺得該位教授開設這課程給了這功課的出發點是好的,如何跟群眾募資到五十萬來贊助一個爬山的活動,的確是一個讓學生挑戰自我的好功課。要能夠讓一群陌生人願意贊助學生去爬山,是需要許多市場洞察、解決創意以及精準的執行的,這的確是對學生很好的教育。但很可惜的是,這些學生們實在太天真,交出了個不及格的作業。(但我相信這次也會給他們很重要的人生經驗)

而換個角度來說,這些同學有這麼該被罵嗎? 如果我們上群眾募資的網站上看,很多更扯的案子也都有。案子太扯,了不起就是沒有人贊助,很少會被罵成這樣。這中間學生也犯了很多錯。

關於活動為什麼失敗可以參考這篇文章: 集資登山錯了嗎?

而我現在要給這群學生的建議,則 是該怎麼樣漂亮的把這事件收場。

而這收場的方式很簡單,就是作一個很有誠意的道歉。

或許有些人會覺得,學生又沒有作了什麼傷害社會的事,不過就是天真了點,有需要道歉嗎?

的確,從一般的觀點來看,似乎學生就是蠢了點,也沒真的對誰造成什麼傷害,沒有什麼需要道歉的。

我也同意學生根本沒有”必要” 道歉。

但若這群學生想要學習怎麼當個領導者,那就是要學習領導者的作事方式。領導者通常不在意他有沒有”必要”來做這件事,他們只會思考作這件事會不會讓整件事情變好。簡單來說,是以結果導向來作思惟。

而現在這演變成災難的募資事件,學生可以選擇裝死,反正明天就有一個大新聞蓋過去了,一個月後就沒人記得這件事了,這件事就當作學生們的一個挫敗經歷。這是選擇一。

但學生們也可以選擇另一個方式,選擇二: 出來道歉。用一個漂亮的道歉,把災難作最好的危機處理,道歉的漂亮,說不定到最後大家還會給這群學生一個讚,說孺子可教也。這整件事,就不會只是個挫敗經歷,而是一個遇到災難卻作了成功危機處理的逆轉勝經驗。

哪一種選擇才是領導者會選擇的呢? 學生們可以好好想想。

領導者不怕道歉,即使他們未必有犯錯,但當道歉能夠讓事情從負面轉向正面時,他們通常會勇於道歉的。

為了避免如果學生真的出來道歉卻道歉方向錯誤火越燒越大,我想還是在這邊提醒一些道歉的原則 (很多人道歉因為心不甘情不願反而越道歉越慘)

1. 道歉不要牽拖東牽拖西,要乾脆
2. 道歉不要反過來暗諷指責你的人
3. 展現誠意

以下提供一個簡單的大綱範本 –

===

第一段基本功:

“對於這次群眾募資登山的事件,我們感到非常抱歉。會引發這麼大的爭議,完全是因為我們思慮不周處理不當,沒有足夠社會經驗與同理心的緣故。我們在這次事件,學習到我們生命中寶貴的一課,真的非常感謝每一位給我們指教的網友們,你們的建議都非常有道理,讓我們真的知道自己這次犯了什麼錯。再次為這次引發的爭議道歉,也再次感謝每一位用心用時間教導我們作人作事道理的朋友們”

第二段可替換成真的能作到的方案:

“而對於這次登山的費用,我們會改用自己去打工的方式來籌得,並且我們每個人承諾未來會捐出我們入社會工作後的第一份薪水的 1/3,供未來上這門課的學弟妹們作為登山基金。”

===

沒有領導者不會犯錯或者不會陷入危機的,若不能學習好道歉的公關藝術,就很難作好危機處理。

想成為好的領導者嗎? 學習道歉的功課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