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ula 談兩岸服貿協議

fumao

原文發表於 2013/6/23

九個月後也有接受一篇 Inside 的專訪,講得更清楚  前戲谷執行長洪岳農:服貿對台灣遊戲業沒什麼明顯好處

大致上說明我對於兩岸服貿的看法

 

MBR 雜談兩岸服務貿易協議 | Miula Business Review

這幾天,當 Miula 在沖繩,與老婆過著幸福的結婚三周年紀念之旅時,台灣這邊,冒出了一件重要的新聞,就是兩岸在 6/21 簽署了兩岸服務貿易協議。

而這個這麼重要,政府卻非常低調以至於絕大多數的人民都不知道的事,幸好是由大塊文化的郝明義先生,發了篇文章後,才引起了全國的注意。

郝明義:現在是六月二十一日早上八點十五分  

郝明義與薛琦的對談

老實說,Miula 並沒有足夠的時間針對這個協議,做出深入的研究。但當看了郝明義與薛琦的對話後,Miula 真的是為台灣的未來,捏了一把冷汗。

最讓我震驚的,是看到以下的文字 (節錄自郝明義與薛琦的對話,這裡的”我”是指郝先生) –

薛琦對出版業和印刷業,可以說完全不了解。

昨晚,他留了一句可以流傳的名言:「台灣從廢除出版法之後,就沒有出版業了。」

當然,我和他辯論了好一會兒之後,他願意修正他的說法了。他也謝謝我幫他Pick Up(重新檢回來)一點:出版和印刷是Twin(雙胞胎)。

我問他:「如果今天晚上我們談了這麼久,你才 Pick Up 回來這一點,那請問你之前和對方去談判的時候到底又立於什麼基礎?」

薛琦沒回答。

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政府官員對出版和印刷的認識是如此之淺薄,卻敢如此代表產業去和對方談判這個那個?

我問他有沒有針對印刷業開過公聽會。他說沒有,但他相信印刷業者會「很高興」。

我又再問他:那出版業以外的其他行業呢?你們用什麼基準來判斷互相開放與否?如何評估對產業的影響?

薛琦的回答是:不需要做這些。因為只要根據WTO,普世性該開放的行業,就都該開放。何況,太多行業,要做這麼多調查研究,做不完。

閣下的許多政府官員,經常被批為有一種知識的傲慢。
我是昨天晚上第一次有了親身的體會。

台灣,特別是國民黨政府對於中國的貿易協定談判中,最大的問題就是我方的代表其實根本對於產業現實狀況外,外加對於中國政府一廂情願的天真

舉個我比較熟悉的產業來說,假設未來有一天,政府決定開放大陸遊戲公司可以來台設營運公司 (其實現在就是了,只是多了一層殼而已),然後告訴台灣公司說,我也幫你們爭取到可以去大陸開我們股權佔 51% 的公司喔 (似乎這次有談到這個),看似好像讓台灣遊戲廠商可以進軍大陸(更正,搞錯了,沒有爭取到)

但是實際上呢,在大陸營運遊戲是需要拿到三張執照,外加每個遊戲都要拿到版號才可以。就算台灣遊戲公司可以在大陸開占有 51% 的子公司,大陸官方仍然可以輕鬆的拿這三個執照+遊戲的版號把你綁得死死的。

但這樣的細節,台灣的官方代表又或許是天真,又或許是不懂產業,他會告訴你,能談到這樣已經很好了,已經進步很多了,其他的條件,以後再慢慢談吧

然後,開放的結果是,大陸公司在台灣原本不能做的,現在都可以做了,但台灣公司在大陸原本不能做的事,仍然是不能做。然後台灣公司莫名其妙就被大陸公司打死了。

當然,以上的情形,純屬預測,或許不會發生,但發生的機率並不低。

對於那些覺得罵服務貿易協定是失敗主義的人,Miula 只想跟他們說 – 批評者未必是失敗主義,正因為我們是斤斤計較希望能成功的人,所以我們反而對於政府失敗的貿易談判更加敏感跟不能接受而已

以 Miula 對大陸政府的認識,對方派出的代表一定都對每一個要談的產業都做了很完整的研究, 絕不可能空手就來開會。在這種狀況之下,台灣的談判代表只有被耍好玩的分。

這叫台灣每個被拿去開放的產業裡的老闆跟從業人員,怎麼不心驚膽跳呢?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