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把台灣近年經濟的不振,怪到分紅費用化上了

stock

這幾年對於台灣的經濟不振,一直有個似是而非的說法。這個說法就是說台灣經濟之所以被韓國與中國打敗,關鍵就是把科技產業的分紅費用化了,讓台灣科技產業從此一蹶不振。這個說法,在竹科的科技人中特別流行,大概是因為原本的肥肉飛了的關係。

這個說法為什麼似是而非呢? 因為放眼全世界來看,美國也好、中國也好、南韓也罷,全部都是分紅費用化的國家。也就是說,台灣跟這些國家的競爭基礎,是站在同一個台階上的。美國、中國、南韓有因為分紅費用化而讓經濟一蹶不振嗎? 很明顯的沒有。

分紅費用化的核心精神,就只有一句話”不要再做假帳了”。如果一個企業的競爭力,只因為把發給員工的錢正確的在報表上呈現出來就會下降,有問題的是這家企業。

潮水退了,就知道誰沒有穿褲子。

台積電、聯發科等廠商,並沒有因為分紅費用化就喪失世界級的競爭力,因為他們真的賺到夠多的錢足以分給員工。

而那些露出原形的廠商,真正的主因其實是自身的競爭力低落,怎麼會跟分紅費用化有關?

台灣經濟這幾年的衰退,其實是因為台灣廠商在戰略層次看不到中國與韓國廠商的車尾燈,只懂得拼搏產品,卻不懂得在整個產業生態系內用手段對抗對手。

分紅費用化真的不是台灣經濟不振的原因,別再錯怪它了。

下面這篇是當年 Miula 談分紅費用化的舊文,不懂什麼是分紅費用化的朋友可以好好閱讀

原文發表於 2007/07/01

白痴也能懂的分紅費用化說明

什麼是分紅費用化呢?

要了解分紅費用化,首先要了解企業的營運邏輯。

企業,基本上就是由一個老闆,拿出錢來,請一些員工幫他做生意,最後賺到的錢,老闆收回去。賺的錢多的企業,叫做好企業,不賺錢或者是虧錢的企業,叫做爛企業。

而企業到底最後有沒有賺到錢,有幾個關鍵字 – 營收、成本、費用、淨利。如果你不懂這四個字到底代表什麼,讓我們舉一個雞腿便當的例子。

Case Study – 老王雞腿便當店的營收、成本、費用、跟淨利

老王便當店,以出產好吃的雞腿便當聞名,即使是每個 100 塊的便當,每個月還是可以賣出 1000 個,生意興隆。每個月老王可以收到 100 X 1000 = 10 萬塊的收入。

所以,老王每個月就賺十萬囉?答案當然不是,因為,這裡的 10 萬,只是老王便當店的營收,還沒有扣掉成本跟費用。

那,什麼是成本呢?成本基本上就是製作出每個便當的材料錢 – 雞肉、米飯、便當盒。假設老王用的雞腿很高檔,米則選用上好的池上米,所以每個便當的材料錢高達 30 塊。在這種狀況下,老王的成本就是 30 X 1000 = 3 萬。

除了成本以外,還有費用。什麼是費用呢?就是為了做這個生意,必須花的雜七雜八的錢,如員工的薪水、房租、水電費等。假設老王每個月要付給員工 3 萬的薪水,加上 3 萬的店面租金,在這種狀況下,老王便當店每個月的費用就是 6 萬。

而淨利,就是在扣掉這一切支出後,老王真正賺到的錢。

簡單來說,老王便當店的淨利 = 10 萬(營收) – 3 萬 (便當成本) – 6 萬(各種費用) = 1 萬。這代表老王做了十萬的生意,最後賺了一萬。

以上這個例子,大概解釋了企業營運的邏輯與架構。大家有沒有注意到,員工的薪水,是計算到「費用」這個項目的。

接下來讓我們看看,原本台灣的分紅制度,出了什麼問題。

以小美服裝店的例子,我們來看看以下的步驟 –

A. 小美開了服裝店,每月可以有 20 萬的營收

B. 小美每月的成本是 5 萬。

C. 小美請了小明當他的店員,每月薪水 5 萬。

D. 所以小美服裝店的淨利 = 20 – 5 – 5 = 10 萬

到這邊,都還沒有什麼問題。但是接下來,就是問題的所在。

E. 小美決定為了要激勵員工,把賺的 10 萬中的 20% 發給小明。所以小明獲得額外的分紅收入 2 萬元。

所以,請問大家,身為老闆的小美,到底賺了多少錢呢?相信即使是小學生,都可以算出來,不就是 10 – 2 = 8 萬嗎?

這裡就是問題的所在了。因為台灣目前的分紅制度,會告訴小美說,其實你是賺 10 萬,不是賺 8 萬喔。因為在原本的商業會計法中,分紅是不能當作費用的。

明明發給小明 7 萬元,但是硬要裝成只發給小明 5 萬元。當然,小美是老闆,她高興怎麼發就怎麼發,喜歡認為自己是賺 10 萬而不是賺 8 萬,也沒人管得了她,畢竟這是她的私人企業。

但是如果是上市上櫃,股權分散在眾多大小股東的公開發行企業呢? 目前台灣上市櫃公司的每股盈餘 EPS,都是未計入分紅前所賺的錢。假設某公司號稱自己去年賺了 3 億淨利,但是員工分紅發了 1 億,其實,真正的淨利,也就是股東最後能收到的錢,只有 2 億而已。

但是在對外的財務報表中,這家公司還是會大剌剌告訴投資大眾它賺了 3 億。所以可能原本每股只值 15 塊的公司,股價可以被升到 20 塊。

當然,這些公司可以辯稱他們所有的分紅資料也都有公開,但是,有多少投資人有能力去自行計算每家公司扣掉分紅後的實際獲利能力呢?

實際上就只是賺 2 億的公司,為何要對外宣稱是賺 3 億,然後要讓人得花很多時間跟資訊才能夠正確算出他其實是賺 2 億呢? 這雖然不能稱之為欺騙,但是卻是刻意製造資訊不透明。

而在資訊不透明的狀況下,就很容易出現利益團體自肥的狀況 – 明明營運成績普普的公司,卻發出大量的分紅,而大多數的小股東,卻對此事渾然不覺,還以為自己買到不錯的公司,卻不知道自己原本可以領到的錢,在自己不自覺的狀況下,就被發到可能不夠格領的員工手上。

有些人可能會辯駁,這些分紅也都是董事會決議的,可以算是股東的意見。但是台灣的上市櫃公司的董事通常有大量的公司派,以及透過交叉持股用少量股權掌控董事會的情形,大多數的狀況下,是只佔 5~10 % 持股的董事會成員替其他 90~95% 的股東決定了要分紅多少。別忘了,這些董事中可能有很多人都是分紅的直接受益人。台積電歷年的分紅,分到最多的永遠都是董事長張忠謀。

此外,台灣原本的分紅制度還有另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分紅發出去的股票,是以股票面額 10 元作為計算,而非用市價作為計算,所以假設某公司的股價市價是 100 的話,假設該公司發出 10 億的分紅,實際上就是發出 100 億。發股票可不是印鈔票,這邊多發出去的 90 億,並不是憑空生出來的,而是從稀釋原本股東的權益中生出來的。也就是說,小股東們額外被搬走了 90 億,完全不會在報表內顯示出來。很有可能,這間公司其實今年只賺 50 億,所以在發出了號稱 10 億實質 100 億的分紅後,其實股東是虧錢的,只是他們根本不知道而已。

講了這麼多,簡而言之,台灣科技業的分紅制度,立意雖佳,但是卻沒有清楚明白的揭露資訊,有著相當的公平性上的問題。畢竟,揭露真實的營運資訊並且「清清楚楚」的呈現,是每間公開發行公司的義務與責任。

所以,為了讓每間公司的真實營運狀況,更清楚的呈現出來,從 2008 年起,員工分紅將會從目前完全不被計算到的狀況,被搬移到公司的營業費用中。也就是說,以後發出去的分紅,將會影響到公司最後的淨利。公司用來獎勵員工的分紅,將會清清楚楚的擺在陽光下,供所有投資人檢視。

就 MBR 的角度來說,是非常贊成員工分紅費用化的改革的。畢竟,一個好的商業環境,是應該建立在誠信上,而非建立在蓄意或非蓄意的欺騙上的。短期內,員工分紅制度似乎創造了台灣的科技業奇蹟(其實這部分非常爭議),但是長期來說,卻降低了台灣整體的競爭力。而在分紅費用化的改革後,對台灣的企業環境,將會有更正面的影響。

而在分紅費用化後,大概會有哪些影響呢?

1. 外資對於台灣的企業財報更信任,更願意投資台灣的企業。

2. 散戶投資人可以獲得更清楚的資訊,對於市場更信任,從而增加投資。

3. 好的企業跟差的企業的差距會被拉開。只有真正賺錢的企業,才有能力拿出大量的分紅來獎勵員工。而營運差的企業,將無法從小股東手上搬走錢來獎勵員工。這樣,沒有競爭力的企業將會被淘汰,而市場會給好企業更好的評價。而由於報酬差距變大,真正賺錢的企業也才能夠取得更好的人才。

4. 營運能力不佳的高階管理者將無所遁形。很多 EPS 5 塊的公司,在分紅費用化後,EPS 可能會暴減到 0.5。這時候,這些高階經營者到底是真有實力,還是只是會亂花錢,就很清楚了,再也不能打混了。

5. 台灣的整體產業發展將會更加均衡,而非科技業獨占頂尖人才。讓市場自由競爭來決定哪個產業才能擁有最好的人才,絕對是正確的方向。

當然,在分紅費用化後,科技新貴每年的收入,應該會下降一些,畢竟,公司再也不能隨意搬來股東的錢發給員工了。然而這只是,回歸基本面而已。

而從正面的角度來看,企業經營者,將必須更認真的營運企業,而非仗著政府的保護,偽裝成自己很具競爭力。或許台灣經濟的躍起,就從分紅費用化開始呢…

=== (下文是吳泉源所長的文章,很值得一看)===

扭曲的「科技新貴」神話

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所長◎吳泉源

台灣的高科技產業,最近正在醞釀一場重大的制度變革。表面上,員工分紅配股費用化的調整總算為多年的爭議劃上句點,實則,後續所衍生的效應與變革方向,對於台灣產業與社會的長遠發展,將具有無比深遠的影響。

在台灣畸型的政治與媒體文化當中,當重要的意見領袖與政治人物都認真地談論同一件事情時,八九不離十,那就是社會迫切的挑戰與難題,儘管他(她)們不一定坦誠講出所有的問題或解答。這一兩年來,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在不同場合,被問到台灣產業發展的前景時,總是強調,台灣的經濟成長與國民所得如果要進一步躍升,必須在制度與文化上產生重大的變革:張忠謀指的是類似日本明治維新、或是戰後階段的破與立。無獨有偶,民進黨總統初選勝出的謝長廷先生,也提出「台灣維新」的主軸政見:「維新就是一種蛻變,台灣必須要全面蛻變,不只政治、經濟,包括格局、氣度、文化與價值觀,都必須有全面的蛻變!」

台式員工分紅配股這個無數高科技從業人員都「挫著等」的制度革命,就是一個試金石,考驗著我們的政治智慧、歷史高度與躍升的決心!

多年來,台灣的員工分紅配股制度,一直被視為對科技人才的招募、產業的快速崛起具有重大的貢獻。推動此一激勵制度最力的前聯電董事長曹興誠,甚至將其比擬為一場重大的「社會革命」:相較於過去台灣的公司不是公營就是家族企業、工程師和經理人只能領取死薪水的年代,員工分紅配股制度成功地將勞方、資方、股東、員工、專業經理人的身份合而為一,吸引到國內外頂尖的高科技人才,造就了台灣在電腦、通訊、半導體產業的世界地位。

曹興誠這個理直氣壯的講法,點出了眾人心照不宣的奮鬥標的:企業成員有兩種待遇,創業待遇與從業待遇,但從業待遇與致富式的創業報酬完全不能相提並論!他當年一段玩笑話,「像我和宣明智都不是安於拿薪水的人。如果聯電沒有分紅入股制度,有人找我們創業,我們早走了!」一語道盡了台灣戰後產業發展無數從業人員起起落落背後的精神動力!

這就是曹氏何以被譽為電子業「梟雄」之所在。儘管真相是,美國或台灣網際網路和整體電腦工業的發展,無不是受惠於政府的努力與龐大社會資源的挹注,但如同金像獎名片「華爾街」裡的名言「貪婪是好的,貪婪是正確的,對生命、金錢、愛情、知識的貪婪,已經成為人類向上躍升的標記」,這種九○年代以來「新經濟」的宣言,卻創造了一個扭曲的「創世紀」故事:高科技產業就像美國西部拓荒史,只有讓拓荒英雄的能量與活力無限制的開展,才能立竿見影!

其實,員工分紅與入股的概念跟資本主義的歷史一樣久遠。台式員工分紅入股就是歐美企業後來結合分紅與入股,以自家股票替代一部分或全部紅利發給員工,採行「員工持股計畫」(Employee Stock Ownership Plans, ESOP)的變形。橘逾淮為枳,就像台灣許多被扭曲的制度一樣,分紅配股強調的「多賺多分、少賺少分、不賺不分」,入股乃是員工參與經營成敗風險的激勵制度,到了台灣高科技一群聰明人的手中,就變成一套「少數員工吃肉、多數員工喝湯、總是股東買單」的作法。

台式員工分紅配股制度最大問題在於,公司將盈餘轉增資配發股票給員工,在台灣特有的商業會計法規中,並不計入費用。這使得公司的盈餘被灌水增胖,無法反映真實財報,不但違背國際會計的準則,也使得此一制度不斷遭受國外法人機構的質疑。為了持續分紅配股,必須每年辦理盈餘轉增資,幾年累積下來使得股本不斷被稀釋;一旦盈餘成長率趕不上股本膨脹率,股東權益即嚴重受損。

其次,促產條例使得員工配股以股票面值作為課稅基礎。股票一到手,轉手以市價賣出,馬上獲得鉅額利潤,名副其實的低成本、高獲利、零風險的金錢遊戲。既然員工股票分紅不算費用,又受員工青睞,讓科技業老闆樂得採取壓低固定薪資,等賺了錢再將盈餘拿來分紅的投機作法。這種美化帳面、將風險丟給資本市場的短線操作,其實是變相鼓勵台灣的科技公司不斷壓低成本、進行割喉競爭策略。當台灣的資訊電子產業丟出一張張產量衝到世界第一、毛率卻不斷下降的成績單時,一方面犧牲了股民、成就員工與大老闆,也等於是拿台灣的社會資源去補貼國際大廠與消費者!

不幸的是,這一套被扭曲的激勵制度,卻創造了一齣「科技新貴」的神話:年輕學子在學長姐口耳相傳的誘(誤)導下,紛紛放棄留學與深造,追求分紅配股的致富美夢。理工名校的校友聚會中,相互揶揄的玩笑常是:書念的愈多愈久的人,行情愈慘!儘管真相是,台灣一千多家上市(櫃)公司中,五%的公司員工領走了八○%的分紅,但科技界「逐股票而居」、惡性挖角的風氣已然成形。幾年前,友達董事長李焜耀為了TFT技術人才不足問題而痛批科技界人才挖角歪風的新聞版面,其實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台式ESOP制度變革更迫切的問題在於,什麼樣的報酬體系才會造就真正長遠的科技創新。少數高配股公司造就的科技新貴一夕致富的刻板印象,打破了多數東西方社會正常的人生曲線:按部就班接受訓練、就業、儲蓄、購屋、成家立業、規畫退休…的生涯發展。員工分紅配股畸型的報酬體系,扭曲社會的財富重分配還在其次;糟糕的是,它不斷地在侵蝕創新的社會土壤。技術史上重大的創新,必然來自深厚的研究傳統,也鮮少出之金錢與短期利益的追求。促進社會躍升的科技創新,無不源自於內在的成就動機與意義感的追求:將科技的實踐關聯到土地特有的問題與挑戰,追尋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

沒錯,「不甘於領死薪水」也許是打造上一段台灣經濟奇蹟重要的精神動力。但這個動力火車頭如果沒有軌道轉轍器的導引,不但有翻覆的危險,也可能永遠到不了站。這正是制度革命與文化維新的真義與艱鉅挑戰。

留言